《第一卷 小人國之旅 第七章》

作者得到消息,有人陰謀指控他犯有嚴重的叛國罪,他只好逃往不來夫斯庫——在那里他受到歡迎。

 

下面敘述一下我是怎樣離開這個王國的情形,似乎該把兩個月來一直在進行著的,一樁針對我的陰謀告訴給讀者。

到那時為止,對朝廷里的事情我一直都很不熟悉,我地位低微,也沒有資格知道同時參子宮廷的事。關于君王和大臣們的性情脾氣,我倒還是聽過很多,書上也讀過不少,但決沒有想到對如此偏遠的一個國家,它們竟然也會產生這么可怕的影響。我本來認為這個國家的統治原則與歐洲國家的原則是完全不一樣呢。

就在我正要去朝見不來夫斯庫皇帝的時候,朝廷的一位要人(他有一次大大地觸怒了皇帝,我一度曾幫了他大忙)夜里忽然坐著暖轎十分隱秘地來到了我家。并不通報他的姓名,只說是要見我。他把轎夫打發走后,我就將這位老爺連同他乘坐的轎子一起放進了上衣口袋。我吩咐心腹仆人,要是有人來就說我身體不太舒服已經睡下了。我閂上大門,把轎子放到桌上,像平時一樣,在桌子邊坐了下來。經過一番寒暄之后,我發覺這位老爺一臉的憂慮,就問他是為什么。他說他希望我耐心地聽他講,這事與我的榮譽及生命有重大關系。他的講話大意是這樣的,他人一走我立即用筆記了下來。

“你要知道,”他說,“為了你的事,國務會議的幾個委員會最近召集了一次極為秘密的會議,皇帝兩天前作出了最后的決定。”

“你應該清楚,差不多你一到這里,斯開瑞什·博爾戈蘭姆(“葛貝特”,即海軍大將)就成了你不共戴天的敵人。他起初為什么恨你我不知道,不過自從你大敗不來夫斯庫之后,使他這個海軍大將毫無顏面,所以他對你的仇恨就更加深了。這位大臣與財政大臣佛利姆奈浦(他因太太的事對你懷恨在心,這是盡人皆知的)、陸軍大將利姆托克、掌禮大臣拉爾孔和大法官巴爾墨夫擬就了一份彈劾書,指控你犯有叛國和其他重大罪行。”

他這一段開場白聽得我急不可耐,想要馬上去打斷他,因為我覺得自己只有功沒有罪。但是他請我不要講話,自己接著說了下去:

“為了報答你對我的恩情,我冒被處死的危險設法探聽到了全部消息,并且弄到了一份彈劾書的原文。”

 

巨人山昆布斯·弗萊斯純的彈劾書

 

第一條

大皇帝卡林·德法·普魯思陛下在位時制定過一項法令,是:規定凡在皇宮范圍內小便者,一律以嚴重叛國罪論處。當事人昆布斯·弗萊斯純公然違反該項法令,借口撲救皇后寢宮火災,竟敢撒尿救火,居心叵測,忤逆不忠,形同惡魔。不經允許又擅自進入皇宮內院起臥,不僅違反該項法令,且有越權擅職之舉。

第二條

當事人昆布斯·弗萊斯純曾將不來夫斯庫皇家艦隊押來我皇家港口,皇帝陛下命其前往捕捉不來夫斯庫的殘余船只,把這個國家變為我國的行省,專派總督管轄。亡命該國的大端派及該國不愿立即放棄大端邪說者,一律斬盡殺絕,弗萊斯就像個奸詐件逆之徒,以不愿違背良心去摧殘一個無辜民族的自由與生命為借口,來抗拒洪福齊天尊貴威嚴的皇帝陛下,呈請免派他去執行上述任務。

第三條

不來夫斯庫派來特使向我朝求和,當事人弗萊斯與奸詐忤逆之徒無樣,竟幫助、教唆、安慰、款待該國使臣,而且當事人知道這些人是最近與我皇陛下公然為敵、公開宣戰的敵國君王的走年。

第四條

當事人昆布斯·弗萊斯是個不履行忠順臣民天職的人,僅是皇帝陛下口頭答應了,就準備前往不來夫斯庫帝國。藉此口頭允諾,該當事人背信棄義,意欲前往輔助、安慰、教唆不來夫斯庫皇帝。向前邊說的那樣,該國皇帝就在不久前還公然與我皇為敵,向陛下宣戰。

 

“還有其他的條文,但就這幾條是最重要的,我已扼要地念給你聽了。在這宗彈劾案的幾次辯論中,應當承認,皇帝陛下有不少寬大為懷的表現,他不止一次強調你為他建立的功績,想幫你減輕罪行。但是財政大臣和海軍大將卻堅持要將你處死,他們要在夜里放火燒你的房子,讓你極其痛苦地死去,落個可恥的下場;陸軍大將率兩萬人用毒箭射你的臉和手。他們還要秘密命令你的幾個仆人將毒汁灑到你的襯衣上,這樣你自己就會把皮肉抓爛,受盡折磨而死。陸軍大將也都贊成這些意見,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多數人都是同你對立的,倒是皇帝陛下決定盡可能地保全你的性命,最后爭取到了掌禮大臣。

“關于此事,皇帝還令內務大臣瑞爾德里沙發表看法。內務大臣一向自認為是你忠實的朋友。他說了,從他發表的意見看來,你對他印象不錯還是有道理的。他承認你罪行重大,但尚有可以寬恕之處,而寬恕是一個君王最值得人贊美的美德,皇帝陛下也正以胸襟寬懷而天下聞名。因為所有的人都知道你和他是朋友,所以尊敬的閣員認為他是在偏護你。不過既然皇帝要他說,他也就愿意坦率地談談自己的看法。假如陛下能念你的功勞,慈悲為懷保你一命,他可以下令只把你的兩只眼睛弄瞎。他說依他的看法,用這一個辦法可以相對滿足公正的要求,全世界都會交口贊頌皇帝仁慈,有幸做陛下閣僚的人也是辦事公正而大方。你眼睛雖然沒了,但并不會影響到體力,一樣可以為陛下效命;再說盲目可以增加勇氣,因為你看不到危險;當初也就是因為你擔心眼睛被射瞎,再沒有第二次拉回敵人的剩余戰艦。所以你以后由大臣們來替你看也就夠了,偉大的君王就是這么辦的。”

“這個建議遭到全體閣員的堅決反對。尤其是海軍大將博爾戈蘭姆都控制不住了,怒氣沖沖地站了起來,說他覺得奇怪,內務大臣怎么膽敢隨隨便便主張要保全一個叛徒的性命。從執政者的一切實際理由來考慮,你所建立的那些功勞只能加重你的罪行。你既然撒泡尿就可以將皇后寢宮的大火撲滅(他提到這事驚駭不已),那么用同樣的方法,下次你就可能帶來大水泛濫,把整座皇宮淹沒。你能把敵艦拖來同樣也可以把敵艦再拖回去,如果你不高興的時候,他還有充分的理由認為,你骨子里是個大端派。叛逆開始總是先在心里盤算,然后才公開行動,因此他指控你是叛徒,并堅持要把你處死。

“財政大臣的意見同他是一樣的。他指出,你的生活,開支巨大,皇家財政已經到了十分窘迫的地步,如果再這樣下去,很快就要供不起了。內務大臣提出弄瞎你的眼睛遠不是消滅這一禍害的良策,說不定反會使禍害加重;從弄瞎某類家禽的一般情形來看,很明顯,這些家禽眼瞎之后吃得更多,很快發胖。神圣的皇帝和閣員就是你的審判官,他們憑著各自的是非心完全可以認為你有罪,這就足以判你死刑,并不需要有法律明文規定的正式證據。”

“但是皇帝陛下拿定主意反對把你處死,他仁慈地說,既然閣員們覺得弄瞎眼睛的刑罰太輕了點,以后還可以加其他刑嘛。這時你的朋友內務大臣謙恭地要求再次得到發言的機會,來答復財政大臣提出的反對他的理由:皇帝為了維持你的生活耗資巨大。他說既然閣下有全權處理皇帝的財政,不妨逐漸減少你的定量,這樣這個禍害很容易就可以得到解決。吃不到足夠的食物,你就會因身體而昏死過去,沒有胃口,結果是很快你就會被餓死。到那時你的體重輕了一大半,尸體發出的臭氣也就不會有太大危害了。你一死,五六千個老百姓兩三天就可以把你的肉從骨頭上割下來,用貨車運走,埋的遠遠的,免得傳染,留下你的骨架作為紀念,供后人瞻仰。”

“就這樣,多虧你與內務大臣建立了偉大友情,整個事情才得到了拆衷的解決;实蹏懒睿阂徊讲綄⒛沭I死的計劃必須在密密中進行,不讓別人知曉,但弄瞎你眼睛的判決卻寫在彈劾書中。除海軍大將博爾戈蘭姆之外,大家一致同意。博爾戈蘭姆是皇后的奴才,皇后陛下一直讓他堅持把你處死;自從你那次用可恥而非法的手段撲滅了她寢宮的大火,她對你一直懷恨在心。”

“三天后,你的朋友內務大臣就會來你家向你宣讀彈劾書,隨后還要向你表明皇帝陛下以及閣員們的寬大與思典,正是仰仗這寬大與恩典,你才僅僅被判處弄瞎眼睛;实郾菹率窒嘈拍銜屑ぬ榱、低聲下氣地接受這一判決。之后將有二十名御醫前來監督,保證手術順利進行:你在地上躺著,他們將十分尖利的箭射人你的眼球。”

“你要采取什么對策你自己去考慮吧。為了不引起人懷疑,我得像剛才來的時候那樣趕緊偷偷地回去了。”

這位老爺走了,我心中疑惑不解,一片茫然。

這位君王和他的內閣采用了一種慣例(有人跟我說,這種慣例和從前的做法大不相同),就是,每當朝廷頒布一項嚴酷的判決,不論那是為了替君王泄忿,還是為了替寵臣報怨,皇帝總要在全體內閣會議上發表一通演說,表明他如何寬大、仁愛,說他這些品質是天下聞名,舉世公認的。演說很快刊行全王國。再沒有比歌頌皇帝仁慈那樣的話讓老百姓更害怕的了,因為大家看得出來,這樣的頌詞越夸張越強調,刑罰肯定更慘無人道,而受害人也就更加冤枉了。拿我自己來說,我得承認,無論是我的出身還是所受的教育,我都決沒有做朝臣的資格。但我覺得,這一判決對我沒有任何寬大和恩典可言,而且是苛刻得不能再苛刻了。有時我想,就去受審吧;彈劾狀上說我的那幾條事實我不否認,但總希望他們還能容許將我的刑罰再減輕一點。但是我一生中也曾經仔細閱讀過許多由國家提出起訴的政治案件的審判,我發覺到頭來都是由判官自以為是的結案了事。這種關頭,面對如此有權勢的敵人,這樣危險的一個決定我怕是靠不住的。我一度又極力想反抗;我現在還有自由,這個帝國整個的力量用上也很難將我制服,只要用些石塊,我就可以輕輕松松地把京城砸得粉碎?墒,一想起我對皇帝曾宣過誓,回憶起他給我的思典,以及授予我的“那達克”的崇高榮譽,我馬上就惶恐地取消了這樣的念頭。我也沒有這么快就學會朝臣們那種報恩的辦法,于是安慰自己說,既然現在皇帝對我這么嚴酷,以前那一切應盡的義務也就拉倒吧。

最終,我作出了一個決定。這決定也許要招來某些非議,那倒也不一定沒有道理,因為我承認是由于我草草行事沒有經驗,才保全了雙眼,獲得了自由。因為,要是我那時就知道帝王與大臣們的性格(這是我后來在其他許多朝廷里觀察得來的),以及他們對待罪行比我輕的犯人的手段,我一定會心甘情愿地服從這么便宜的刑罰?赡菚r由于自己年輕急躁,又有皇帝的許可,準我前去朝見不來夫斯庫皇帝,我就利用這個機會,趁這三天還沒有過去,發了一封信給我的朋友內務大臣,表明按照我已得到的許可,決定當天早上就動身前往不來夫斯庫。還沒等大臣回復,我就來到了艦隊停泊的海邊。我抓了一艘大戰艦,在艦頭拴上一根纜繩,拔起錨,脫掉衣服,將衣服連同腋下夾來的被子一起放人船中。我抱起船,半涉水半游泳地到達了不來夫斯庫皇家港口。那里的人民早就在海邊迎接我了。他們給我派了兩名向導帶我前往首都,不來夫斯庫。我把兩人拿在手里,一直走到離城門不到兩百碼的地方。我讓他們去通報一位大臣,就說我到了,讓他知道我在此等候皇帝的命令。過了大約有一個鐘頭,我得到回報,說皇帝陛下已經率皇室及朝廷重臣出來迎接我了。我又往前走了一百碼;实奂捌潆S從從馬上下來,皇后和貴婦們也都下了車,看不出他們有任何害怕或憂慮的表現,我臥在地上吻了皇帝和皇后的手。我告訴皇帝,我是來踐約的,為我能征得皇帝的許可前來拜見他這么一位偉大的君主,而感到不勝榮幸。我愿盡力為他效勞,這也與我為自己君王盡義務完全一致。我對我失寵的事一個字也沒提,因為我到那時為止并沒有接到正式通知,可以完全裝作對這事一無所知。我現在不在他的勢力范圍之內,推想皇帝也不可能公開那件密謀的。然而不久我就發現我這種想法錯了。

我不想把這個朝廷如何接待我的詳細情形再來說給讀者聽了,總之,這種接待是和這么一位偉大君王的慷慨氣度相稱的。我也不想再來多說我怎么沒有房子沒有床,被迫裹了被子睡在地上等等困難情形了。

上一篇:第一卷 小人國之旅 第六章

下一篇:第一卷 小人國之旅 第八章

返回目錄:格列佛游記

心靈雞湯

名著閱讀排行

新學網 Copyright (C) 2007-2018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09006221號

一码中特148期开什么 秒速飞艇输几百万怎么办 重庆农场幸运开奖结果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任五 上海时时乐开奖综合走势图 海南4 1彩票开奖结果 多乐彩下载 上证指数怎么买卖 四川快乐12选5下载安装 二十选五山东群英会十八期开奖结果 河北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