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章》

作者離開勒皮他——他被送往巴爾尼巴比——到達巴爾尼巴比首都——關于首都及其近郊的描寫——作者受到一位貴族的殷勤接待——他與貴族的談話。

雖然不能說在這座島上我受到了虐待,可我必須承認,我覺得他們太不把我當回事了,多少有幾分輕蔑。國王和普通人似乎除了數學和音樂對其它學問都不感興趣;這兩方面我是遠遠不及他們,正因為此,他們很不把我放在眼里。

另一方面,看過了這島上所有稀奇古怪的東西之后,我也認為我該離開了,因為我從心眼里厭倦這些人。的確,他們在那兩門學問上是很了不起,我也推崇那兩門學問,但是這兩方面我也并非一竅不通;可他們未免太專心了,一味地沉思苦想,讓我感到我從來還沒有碰到過這么乏味的伴侶。我住在那里的兩個月中,只和女人。商人、拍手和宮仆們交談,這樣,就更叫人看不起了,可我還只有從這些人那里才能得到合情合理的回答。

我痛下苦功,也正是如此我獲得了不少關于他們的語言的知識。我厭倦困守在這島上總看別人的顏色,下決心一有機會就離開這兒。

宮里有一位大貴族,是國王的近親,別人就因為這個原因才尊敬他。他被公認為是最無知、最愚蠢的人。他為國王立過不少功勞,天份、學歷都很高,正直、榮耀集于一身;但對音樂卻一竅不通,誹謗他的人傳說,他連拍子都常常打錯;他的教師就是費盡力氣也教不會他怎樣來證明數學上最最簡單的定理。他樂于對我作出各種友好的表示,常常光臨我住的地方,希望我跟他說說歐洲的事情,以及我到過的幾個國家的法律和風俗,禮儀與學術。他很注意聽我講話,對我所講的一切,他都能發表非常有智慧的見解。他身邊也有兩名拍手侍候以顯示其尊嚴,可除了在朝廷或者正式訪問的時候,他從來都不用他們幫忙;我們單獨在一起時,他總是叫他們暫時退下。

我就請這位高官代我說情,求國王準許我離開這里。他跟我說他非常遺憾地照辦了。的確,他曾向我提供了幾件于我大有好處的差使,我卻婉言謝絕了他的好意,并對他表示感激。

二月十六日,我告別了國王和朝廷里的人。國王送了我一份價值約兩百英鎊的禮物,我的恩主即國王的親戚也送了我一份同樣價值的禮,還有他的一封推薦信,讓我捎給他在首都拉格多的一位朋友。飛島這時正停在離首都約兩英里的一座山的上空,我從最底下一層走廊上被放了下去,用的還是上來時一樣的方法。

這塊大陸在飛島君主統治下,一般人叫它作巴爾尼巴比,首都叫拉格多,這我前面已經說過了。踏上堅實的土地,我感到幾分小小的滿足。因為我穿的衣服和本地人一樣,學會的話也足以同他們交談,這樣我就毫無顧慮地朝這座城市走去。我很快就找到了我被介紹去的那人的房子,呈上他飛島上那位貴族朋友的信,結果受到地十分友好的接待。這位大貴人叫盂諾迪,他在自己家里給我預備了一間房子,我在這地方停留期間就一直住在那里。我受到了他十分殷勤熱情的款待。

我到達后的第二天,他就帶著我坐他的馬車去參觀這個城市。這城大概有倫敦一半大小,可是房子建得很奇特,大多年久失修,街上的人步履匆匆,樣子狂野,雙眼凝滯,大多還衣衫檻樓。我們穿過一座城門,走了約三英里來到了鄉下。我看到不少人拿著各式各樣的工具在地里勞作,卻猜不出他們是在干什么。雖然土壤看上去極其肥美,但讓人意外的是我卻看不到上面有一點莊稼或草木的苗頭。對城里和鄉下的這些奇異的景象,我不禁感到驚奇。我冒昧地請我的向導給我解釋一下:大街上,田野里,那么多頭、手、臉在那里忙忙碌碌,卻什么好的結果也弄不出來;正相反,我倒還從來都沒有見過這么荒蕪的田地,造得這么糟糕、這么頹敗的房屋,也從沒有見過哪個民族的人臉上、衣服上顯示出這么多悲慘和窮困——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位孟諾迪老爺是位上層人士,曾擔任過幾年拉格多政府的行政長官,由于閣員們的陰謀排擠,說他沒有什么能力,就這樣,結果被解職。國王對他倒還寬愛,覺得他是個善良的人,只是見識低劣可鄙罷了。

我對這個國家及其人民說了這些不客氣的指責的話之后,他沒有作出回答,只是對我說,我來到他們中間的日子還不長,下結論還為時過早,世界上不同的民族的風俗也各不相同。他還說了其他一些普通的話,都是一個意思。但我們回到他府上后,他又問我,他這房子我覺得怎么樣?是否發現什么荒唐可笑之處?關于他家里人的服裝和面貌我有沒有要指責的?他是完全可以這樣問我的,因為他身上的一切都很莊嚴、齊整、有教養。我答到,閣下精明謹慎,地位高,運氣好,自然不會有那些缺點;本來別人的那些缺點也都是愚蠢和貧困所造成的。他說如果我愿意同他上大約二十英里外他的鄉下住宅去(他的產業就在那里),我們就可以有更多的功夫來進行這樣的交談了。我說我完全聽閣下安排,于是我們第二天早上就出發了。

行進中,他要我注意農民經營管理土地的各種方法,我看了卻完全是摸不著思路,因為除了極少的幾個地方外,我看不到一穗谷子,一片草葉。但走了三小時后,景色卻完全變了。我們走進了美麗無比的一片田野;農舍彼此相隔不遠,修建得十分整齊;田地被圍在中間,里邊有葡萄園、麥田和草地。我也記不得自己哪還見過比這更賞心說目的景象。那位貴族見我臉上開始晴朗起來,就嘆了口氣對我說,這些是他的產業了,一直到他的住宅都是這樣子。但他說,因為這些他的同胞們都譏諷他、瞧不起他,說他自己的事料理得都不行,哪還能給王國樹立好榜樣。雖然也有極少一些人學他的樣子,可那都是些老弱而又任性的人。

我們終于到了他的家。那的確是一座高貴的建筑,合乎最優秀的古代建筑的典范。噴泉、花園、小徑、大路、樹叢都安排布置得極有見識極有趣味。我每見一樣東西都適當地贊賞一番,可他卻毫不理會,直到沒有其他人在場的晚餐之后,他才帶著一副憂郁的神情告訴我:他懷疑他應該拆掉他現在城里和鄉下的房子了,因為他得按照目前的式樣重新建造,所有的種植園也得毀掉,把它們改建成現在流行的樣子,還得指示他所有的佃戶都這么去做,不然他就會遭人責難,被人說成是傲慢、標新立異、做作、無知、古怪,說不定還會更加不討國王的喜歡。

他還對我說,等他把具體的一些事告訴我之后,我也許就不會那么驚奇了;這些事我在朝廷時可能聞所未聞,因為那里的人一心埋頭沉思,注意不到下方發生的事情。

他談話的內容總起來大致是這樣的:約在四十年前,有人或是因為有事,或是為了消遣,到勒皮他上面去了。一住就是五個月,雖然數學只學了一點皮毛,卻帶回了在那飛島上學得的好沖動的風氣。這些人一回來,就開始對地上的任何東西都厭煩,藝術、科學、語言、技術統統都要來重新設計。為了達到此目的,他們努力取得了皇家特許,在拉格多建立了一所設計家科學院。這一古怪的想法在百姓中倒十分流行,結果是王國內沒有一座重要的城市不建有這么一所科學院。在這些學院里,教授們設計出新的農業與建筑的規范和方法,為一切工商業設計了新型的工具和儀器。應用這些方法和工具,他們保證一個人可以干十個人的活;一座宮殿七日內就可以建成,并且建筑材料經久耐用,永遠也不用維修;地上所有的果實我們讓它什么時間成熟它就什么時間成熟,產量比現在還要多一百倍,他們還提出了無數其他巧妙的建議。唯一讓人覺得煩擾的是,所有這些計劃到現在一項都沒有完成,全國上下一片廢墟,房屋頹記,百姓缺衣少食,景象十分悲慘。所有這一切,他們見了不僅不灰心,反而在希望與絕望同時驅使下,變本加厲地要去實施他們的那些計劃。至于他自己,因為沒有什么進取心,也就滿足于老式的生活方式,住在先輩們建造的房子里,生活中的事情都完全模仿祖輩,沒有什么革新。還有少數一些貴族和紳士也都像我這么做,但他們卻遭人冷眼和諷刺,被認為是藝術的敵人,是國人中無知的敗類,全國普遍都在改革發展,他們卻一味懶散,自顧逍遙。

這位貴人非要我去參觀一下大科學院,說我肯定會感興趣的;他就不在詳細的談論以前的事了,以免掃我的興。他只叫我去看一看大約三英里外山坡上的一所破爛不堪的房子,并對此作了這樣的說明:從前,在離他的房子不到半英里的地方有一座十分便利的水磨,它是靠從一條大河里來的水轉動的,完全可以自給,并能幫助他的佃戶?墒谴蠹s七年前,來了一伙這樣的設計家,向他建議說,把這水磨毀了,在那座山的山坡上重建一個;打算在山崗上開一條長長的水渠,再用水管和機器把水送到山上蓄在那里,最后就用這水來給水磨提供動力,說是因為高處的風和空氣可以把水激蕩起來,更適合于水的流動,又因為水是從斜坡上下來,和平地上的河水比起來,只需一半的水動力就可以推動水磨了。他說他那時和朝廷的關系不太和睦,又由許多朋友的勸慰,也就接受了這個建議。他雇了一百人,花了兩年功夫,結果失敗了。設計家們走了,把責任全都推到他身上,并且一直都在怪他。他們又去拿別人做試驗,同樣說是保證成功,結果卻一樣的令人失望。

幾天后,我們回到了城里。他考慮到自己在科學院名聲不好,沒有親自陪我去,只介紹了他的一個朋友陪我前往。我這位老爺喜歡說我是個設計的崇拜者,而且是個十分好奇而輕信的人。他這話并不是沒有什么道理,我年輕時自己就做過設計家之類的人物。

上一篇:第三卷 第三章

下一篇:第三卷 第五章

返回目錄:格列佛游記

心靈雞湯

名著閱讀排行

新學網 Copyright (C) 2007-2018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09006221號

一码中特148期开什么 贵州快3一定牛彩票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精准计划 排列三死规律 六肖中特期期准精选蓝月亮 乐彩网客户端下载 平特一肖啥意思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 期货配资规则 3d开奖号结果开 腾讯秒秒彩稳赢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