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慧骃國游記 第七章》

作者對祖國的熱愛——主人根據作者的敘述對英國的憲法和行政發表看法,并提出相似事例加以比較——主人對人性的看法。

讀者也許會感到奇怪,我怎么能在這種凡庸的生物面前如此坦率地揭露自己的同類呢?它們可是認為我和它們的“野胡”完全一致,早就要對人類作出最壞的評價了呀。但是我必須坦白承認,這些杰出的四足動物的許多美德與人類的腐化墮落形成了鮮明的對照;至此它們已打開了我的眼界,也擴大了我認識的范圍,使我另眼相待人類的行為和感情,同時也讓我覺得毫不值得設法來保什么同類的尊嚴;再者說,在一位像我的主人那樣判斷敏銳的“慧骃”面前,我也沒有辦法保住我們的尊嚴;它天天都讓我覺得我身上有許多種錯誤,這些錯誤我以前絲毫都沒有覺察到,而在我們看來它們甚至根本就算不上是人類的缺點。我同時倒是從它這個榜樣身上學會了徹底憎恨一切的虛假和偽裝;真,在我看來是那么可愛,我決心為了真而犧牲一切。

讓我向讀者說得更坦率一點吧,我這么大膽地揭露那些事,我承認還有更為強有力的一個動機。雖然還不到一年,卻已經對它的居民非常熱愛和尊敬了,拿定主意永遠都不回到人類中來,而要在這些可敬的“慧骃”中間度我的余生,對它們的每一種美德進行認真的考慮并付諸實踐。在那兒,我沒有壞榜樣,更沒有什么會誘使我去作惡。但是命運永遠是我的敵人,它不會把這么好的福氣落在我身上。不過現在回想起來多少還得到點安慰,因為在那樣一位嚴厲的考問者面前談到我的同胞時,我竟還敢于盡為他們的錯誤辯護,只要情況允許,每件事情上我都是盡可能地說好話。真的,活在世上的人對自己的家鄉總是有幾分偏心的。

在我侍奉主人的大部分時間里,我們進行了好幾次交談,談話的主要內容前面已經說過了?墒,為了節省篇幅,我省掉的內容比記在這里的要多得多。

它提出的問題我都答完后,它的好奇心似乎已完全得到了滿足,于是一天大清早它就把我叫了去,吩咐我坐在離它不遠的地方(這樣的思典它以前從來還沒有給過我)。它說它一直在十分認真地考慮我說的關于我和我祖國的一切事情。它說,它認為我們是碰巧得到了一點兒理性的一種動物,至于我們怎么偶然得到了那點理性,它是無法想明白的。對那點理性我們不作有賦于我的壞習性,我們也靠了它學到了。我們將造物賦于我們的很少的幾種本領棄之不用,原有的欲望倒一直在十分順利地不斷增多,而且似乎還在枉費畢生的精力通過自己的種種發明企圖來滿足這些欲望。至于提到我,很顯然,力氣和行動的敏捷上都不如一只普通的“野胡”。兩只后腳走起路來就很不穩當,還想出辦法使自己的爪子既無用處又不能防衛,下巴上那本是用來防御太陽和惡劣氣候的毛發也給拔掉了。最后還有,我既不能快速地奔跑,又不能爬樹,和我在這個國家的“野胡”弟兄們(它這么稱呼它們)就是不一樣。

我們有行政和司法機構,顯然是因為我們的理性以及我們的道德有嚴重缺點。約束一只理性的動物僅僅靠理性就可以了,所以即使我為自己的同胞說了一番好話,我們還是沒有資格自以為就有了理性。它已經看明白了,我偏袒自己的同胞,為此許多具體的事情我都對它瞞了下來,還常常說一些烏有之事。

它更加相信它自己的看法是對的了,因為它認為我身體上各個牲都與“野胡”的一樣,真正趕不上它們的地方是我力氣小、速度慢、動作笨、爪子短,還有一些缺點那是跟造物毫無關系的。所以從我向它敘述的有關我們的生活、風俗和行為來看,它發現我們的性情也跟“野胡”的相近似。它說,大家都知道“野胡”互相之間的仇恨要勝過它們對其它任何動物的仇恨;一般認為這是因為它們的相貌太可怕,而這種可怕的樣子,“野胡”們都只能在同類身上看到,卻看不到自身其實也同樣可怕。它因此倒開始認為我們發明衣服把身體遮蓋起來是一種可行的聰明方法,靠這一辦法,彼此之間的許多缺陷我們就看不到,要不然我們真還難以忍受?墒撬F在發現,它以前完全錯了,它們國內這些言生之間的種種不和,原因和我們的都一樣,正如我所描述的那樣。它說,如果把夠五十只“野胡”吃的食物扔到五只“野胡”中間,它們就不會本本份份地吃;每只“野胡”都迫不及待地要想獨占全部,這樣它們就會扭打起來。所以,它們在室外吃東西的時候,通常還得派一名仆人站在一旁監視;關在屋里的那些則必須用繩子拴住,彼此隔開。如果有一頭母牛因年老或者意外事故死了,“慧骃”還沒來得及把它弄給自己的“野胡”吃,附近的“野胡”便已經成群的來爭奪了,這樣就會像我描述的那樣引來一場戰爭,雙方被瓜子抓得一塌糊涂,不過因為它們沒有我們發明的那種方便的殺人武器,倒是很難得會互相殘殺。有時候,附近幾處的“野胡”沒有任何明顯的原因也會這樣大打一場;一個地區的“野胡”瞅準一切機會,趁另一個地區的“野胡”還沒有準備好,就向對方發起突然襲擊。要是他們發現偷襲計劃失敗,就跑回家去,敵人沒有了,就進行一場我所說的那種內戰。

在它的國家某些地方的田野里,有不同顏色、閃閃發光的石頭,“野胡”們極其喜愛;有時這些石頭的一部分就在土里埋著,它們就會整天整天地用爪子去把石頭挖出來,然后運回去一堆堆地藏在自己的窩里,可是一面藏一面還要十分小心地四下里張望,生怕伙伴們會發現它們的寶貝。我的主人說,它始終都不明白它們怎么會有這么一種違反天性的欲望,這些石頭對“野胡”又有什么用處。但是它現在相信,這也許是由于我所說的人類的那種貪婪的習性。它說它曾經做過一次試驗,曾悄悄地將它的一只“野胡”埋藏在某處的一堆這樣的石頭搬走。那利欲熏心的畜生見它的寶貝丟了,就放聲哀號起來,弄得所有的“野胡”都跑到這地方來。它在那里慘叫著,對別的“野胡”又是撕又是咬,這之后便日見消瘦,不吃不睡也不干活。這時主人就命一個仆人私下里將這些石頭運口原來的坑里并照原樣埋好。它的這只“野胡”發現后,精神立刻就恢復,脾氣也變好了。只是越發小心將石頭埋到了另一個更安全的地方。從此以后這畜生一直十分聽話。

我的主人還告訴我,我自己也看出來了,在像這種閃閃發光的石頭很多很多的田地里,由于領近的“野胡”不斷來入侵,往往會發生最激烈、最頻繁的戰爭。

它說,兩只“野胡”在地里發現了這樣的一塊石頭,正在為此相爭不下的時候,第三者占了便宜將石頭拿走了,這樣的事也是常有的。我的主人偏要認為這跟我們在法庭上打官司有點相似,我則覺得我們最好還是不要讓它蒙在鼓里,因為它提到的那種裁決的方法比起我們的許多法律來要公平得多;在它們那里,原告和被告除丟了它們爭奪的那塊石頭外,并沒有別的損失,可在我們的衡平法庭上,不把原告和被告整得一無所有,法庭是決不會結案的。

我的主人繼續往下講,它說,“野胡”最叫人厭惡的是它們那好壞都不分的食欲,無論碰到什么,草也好,根也好,漿果也好,腐爛的獸肉也好,或者亂七八糟全都混在一起的東西也好,它們統統吞吃下去。它們還有一種怪脾氣,家里給它們準備的好好的食物放著不吃,卻喜歡從老遠的地方去偷或者搶。弄來的東西如果一時吃不完,它們還是吃,直吃到肚子要炸。這之后造物會指引它們去吃一種草根,吃下去子肚子就會拉得干干凈凈。

還有一種草根,汁很多,可是比較稀罕,不容易找到;“野胡”們找起這種草根來勁頭很大,一找到就興味盎然地吮吸一陣。這咱草根在它們身上產生的作用與我們喝酒產生的作用非常相似。它們一會兒摟摟抱抱,一會兒又廝打起來;它們嚎叫,獰笑,喋喋不休,發暈,打滾,最后在爛泥地里酣然睡去。

在這個國家里,我發現中人有“野胡”這種動物才會生病,不過它們生的病比我們的馬生的病還是要少許多,而且得病也不是受了什么虐待,而是這種下賤言生貪吃、不愛清潔引起的。所有所有這些病在它們的語言中也只有一個總的名稱,那是從這畜生的名字上借來的,叫做“赫尼·野胡”,說簡單些,就叫野胡病。治療咱這病的方法,就是將“野胡”自己的尿和尿混到一起,再強行從它的喉嚨里灌下去。據我所知,這咱療法常常非常有效的;為了公眾的利益,在此我愿免費向同胞們推薦,治療因飲食過度而引起的一切疾病,這確是一種值得推崇的物效療法。

在學術、政治、藝術等方面,我的主人承認,它看不出它們國家的“野胡”和我們之間有不同之處,因為它只想看看我們在本性上有什么共同點。它也確曾聽一些好奇的“慧骃”說過,在大多數“野胡”群落當中總有一頭是首領。這種“野胡”總是長得比別的“野胡”更難看,性情也更刁鉆。這領頭的一般總要找一只盡可能像它自身一樣的“野胡”趕到主人窩里去,由于這些主人常常會賞它一塊驢肉吃。大家都恨這個寵兒,因此為了保護自己它只好一步不離的跟著主人。在找到比它還要惡劣的“野胡”之前,它一般是不會被解職的;可它一被蹬開,繼任它的“野胡”就會率領這一地區的男女老幼“野胡”們一齊趕來,對它從頭到腳撒尿拉屎。不過這種現象與我們這里的朝廷、寵臣和大臣到底有幾分相像,我的主人說只有我最能說得準了。

對它這種惡毒的嘲諷我都不敢反駁。它把人類貶損得還不如一頭普通的獵犬聰明;獵犬倒還有相當好的判斷力,能夠在一群狗當中分辨出哪一只最有本領并跟隨它狂吠,從來都不出錯的。

我的主人告訴我,“野胡”還有幾種很突出的特性,在我談人類的特性時它倒沒有聽我提起過,就是提起,至多也只是輕描淡寫一下。它說,那些動物同別的畜牲沒有什么區別,有供它們共用的母“野胡”,但是下面這一點上它們跟別的畜生很不同,就是,母“野胡”懷了孕還照樣讓公“野胡”和它交接;另外,公“野胡”和母“野胡”也會像公“野胡”跟公“野胡”那樣激烈地吵嘴、打架。這兩件事都達到了極其無恥殘暴的地步,任何別的有感情的動物都永遠也無法比擬。

“野胡”身上還有一點令它覺得不明白:它們怎么竟然偏愛骯臟污穢?而別的動物似乎都有愛好清潔的天性。至于前面那兩項責難,我還是愿意不作回答掩飾過去了事,因為我沒有一句話可以說出來為自己的同類辯護,否則,按我的愿望是肯定要為他們辯護一番的。但是最后那一條,它指責我們有喜臟的怪毛病,如果這個國家有豬(可惜它們沒有),我原本可以為我們人類辯解一下的;豬這種四足動物雖然可能比“野胡”要來得溫順,可是說句公道話,在下以為它沒有資格說自己比“野胡”更干凈;要是主人親眼看到豬那臟兮兮的吃相,看到豬在爛泥中打滾、睡覺的習慣,它一定會承認我說的話是對的。

我的主人還提到了另外一個特性,那是它的仆人在幾只“野胡”身上發現的,在它看來卻完全不能理解。它說,“野胡”有時不知怎么會想到要躲進一個角落里去,在那里躺下來,又是嚎叫又是呻吟,誰走近它都把人家一腳踢開,雖然年輕體胖,卻可以不吃不喝,仆人們也出它可能哪里會不舒服。后來它們發現,唯一可以治療它的辦法是讓它去干重活,重活一干,肯定恢復正常。由于我偏向自己的同類,所以聽了這話我只好默不作聲;這倒也使我找到了憂郁癥的病源,也只有懶惰、奢侈的人以及有錢人才得這樣的病,如果強迫他們接受這同樣方法的治療,我可以保證他們病馬上就會好。

主人閣下接著說,一只母“野胡”常常會站在一個土堆或者一叢灌木的后面,兩眼緊盯著過往的年輕公“野胡”,一會兒出,一會兒藏,作出種種丑態和鬼臉,據說這時候她的身上會發出一種極其難聞的氣味。要是有一只公“野胡”這時走上前來,她就會慢慢地往后退,一邊卻不住地回頭看,裝出一副很害怕的樣子,接著就跑進一個可以方便行事的所在;她知道,那公“野胡”一定會尾隨而至。

有時不知從哪來了一只陌生的母“野胡”,三四只母“野胡”,就會團團圍著她又是打量又是議論,一會兒冷笑,一會兒將她渾身上下聞個遍,然后就會裝腔作勢地走開了,似乎表示她們非常瞧不起她。

這些都是我主人自己的觀察所得,或者也可能是別人告訴它的;當然話也許可以再說得文雅一點,不過我想起來倒不免有幾分驚訝,同時也很悲哀:在女性的本能中竟都可以找到不健康、風騷、苛刻和造謠的萌芽。

我時刻都等待著我的主人來指責男女“野胡”身上這些違反自然的欲望,那在我們中間是十分普遍的?墒窃煳锼坪踹不是一位手段非常高明的教師;這些較為文雅的享樂,在我們這一邊的地球上,卻完全是藝術和理性的產物。

上一篇:第四卷 慧骃國游記 第六章

下一篇:第四卷 慧骃國游記 第八章

返回目錄:格列佛游記

心靈雞湯

名著閱讀排行

新學網 Copyright (C) 2007-2018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09006221號

一码中特148期开什么 江苏11选5网上购买 河内五分彩开奖结果网易控 为什么倍投必死 下半年股票推荐 江西彩票11选5走势图 排列七app 北京幸运28预测99预测 真钱打牌类游戏 江苏十一选五技巧 青海11选5出号走势图